叶本植物

/全职/我庙压众教/喻叶双本命/

有幸在那一天,遇见你,最了不起的你。
叶修。
生日快乐。
喜欢你的第三个生日。
——2016.5.29

#伞修##小幸运#

10-
天天游戏的日子也没有持续很久,深秋的时候苏沐秋生病了。
不生病的人生起病来简直就是惊天动地,一个喷嚏接一个咳嗽的,拧拧鼻子再来一次,像剑客夜雨声烦的连击,还是附带垃圾话的升级版。
叶修看着苏沐秋虚弱的样子,嘴上嘲讽着,总归是不忍心,赶着苏沐秋去休息。
“跟个小媳妇似的,睡觉去。”
苏沐秋昏昏沉沉地去睡了床,苏沐橙睡靠里的一侧,趴着去摸哥哥的额头。
苏沐秋生了病很安静,本来就白的脸颊因为发烧热得通红,被喂着吃了药在被窝里一动不动。叶修把米和了水,放进锅里煮粥。
苏沐秋睡了一会儿就要爬起来做代练,他倒下了叶修就得做两个人的工作量,时间又紧。刚起身就被拦下了。
“哥这技术你还不相信?”
照顾完苏沐秋叶修还是回电脑前工作,一个人操着两个号。房间里关了灯,只有电脑屏幕的光照在叶修还稚嫩的脸上。明明刚带回来的时候还是个孩子样,现在却长得越来越嘲讽。
苏沐秋就那么看着,仿佛回到了叶修还没有来的时候,他就是那么一个人守着电脑工作,而苏沐橙是他的全部。
现在他的生活里多了一个叶修,苏沐秋想,他不笨,叶修来的时候的那件丝质衬衫价值不菲,手非常好看,只有薄薄的一层练过乐器的茧。叶修曾说他是离家出走的,不说原因,苏沐秋就不问,旁敲侧击都没有。
他对叶修几乎一无所知。
只是曾经他的一个心满满地装了苏沐橙,现在他想把一半的心分给叶修。

11-
生病后叶修总是对苏沐秋唠叨要多买张新床。
“苏沐秋你那么秀气一看就是会生病的主,别睡地上了,哥带你睡床!”
苏沐秋斜睨叶修,家里的财政大权明明在自己手上。
“呵呵。”
“还呵呵,前段时间我们这里是不是有个谁感冒了?”
好在苏沐秋的等级够高普通的垃圾话已经破不了防了。
不过苏沐秋想想现在两个哥哥养一个妹妹情况已经好多了,就估摸着打算快到了租期干脆在入冬前找一栋好一点的住所,苏沐橙上学也可以不用走远路。
当即就打算下来去租个一室一厅,房东看着三个少年少女怎么也没拎清关系,好在三人都不在乎。
房子小小的但是五脏俱全,一个卧室,一个客厅,一个厨房,一个卫生间,还有一个小小的阳台。
离学校近,苏沐橙满意了。
经济划算,桌前一排插座,还离学校近,苏沐秋满意了。
有个大床,叶修瞅瞅苏沐秋,满意了。
当即拍定,收拾收拾家当打了个包带过来。大床睡上三个人也不碍事,把客厅改成工作的地方,排上几台电脑。
收拾完毕,苏沐秋龙心大悦,准备好好庆祝一下搬入新家。叶修搬完一天的东西累得趴在桌子上死活不肯起来,侧着脸去看苏家两兄妹。
苏沐秋笑得很开心,叶修才想起来两个小小的孤儿付出了多少努力经过了多少困难才得到那么一个小小的家。
“阿秋啊,没见过大房子,哥不怪你。”
苏沐秋干脆地送叶修一对白眼。
“阿修啊,这床小,容不下你。”
那天晚上叶修终于睡上了床,左手边是苏沐秋,再过去的半张床是苏沐橙。
在第三次翻身压到苏沐秋后。
叶修还是去睡了地板,客厅的。

12-
快过年的时候苏沐秋忙起来了,要把家里好好打扫一遍。苏沐橙帮着擦洗窗户,打扫了半天没有吃东西,肚子咕一声,正好被苏沐秋听到。
“饿了?”苏沐秋摸摸妹妹的头,打算给妹妹下个面吃。路过客厅叶修还在荣耀,手下操作不停,嘴里动不动甩出几句垃圾话。苏沐秋过去踢踢叶修。
“我说阿修啊,今天你煮饭,你这是要饿着我妹妹了。”叶修和一公会的人们战得正欢,一个龙牙一个天击操作上去。
等到给妹妹下完面再煎了个荷包蛋出来,叶修屁股都没动一下。
“妈的智障。”苏沐秋刷卡进了荣耀。苏沐秋向来对靠这种实力来决定地位的比赛毫不吝啬时间。
“竞技场!”
“房号1458密码房间号。”
苏沐橙捧着面趴在电脑旁围观。
…………
“自觉煮面。”苏沐秋一把把泡面甩叶修脸上。
哥哥,今天本来就是叶修做饭…而且你有空煎蛋怎么不把面一起煮了…苏沐橙难得为自己哥哥智商下线默哀了一下。决定为了家里的和平,明天起就开始学做饭。

沐橙你不懂,这是男人的尊严!

13-
叶修苏沐秋苏沐橙三个人一起过了个年三十,三个人吃完晚饭谁也不想动,凑在一起在电脑上看春晚,看了半会儿苏沐秋去下了几个饺子,三个碗一人一个热腾腾的。
节目里正放着小品,下面一群人看着傻乐。屏幕前的三个人也傻乐,叶修有些笑不出来,这是他离家出走第一个在外面过的年。
他刚住进苏沐秋家的时候,叶秋就被司机带着偷偷过来找过他,叶家早就对他的行踪了如指掌,却没有再劝着他回去。叶秋来的时候苏沐秋不在,小男孩没和双胞胎哥哥离开那么久过,扯着叶修就喊:“混账哥哥,混账哥哥!”眼眶却红了一圈,叶秋带过来的话里叶修明白家里的意思,谁没个叛逆的时候,玩完了就回来。可是这一叛逆,就叛逆了大半年。
叶修不是没想过家,只是他知道一旦回去了就再也出不来了,他热爱荣耀,还有这个有苏沐秋苏沐橙的小小的家。叶修把脑袋靠近两人一点,非常温暖的感觉。
“叶修你挡着我了让让让让。”
叶少侠被自己满心的玻璃渣子扎得生疼,当即立断换了装备,精钢不入钻石心。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屏幕里还放着最后一个节目,巨大的烟花已经绽开在夜空里,叶修觉得他从未看到过如此大的烟花,满世界的夜空似乎都被染上了缤纷的色彩,璀璨夺目。还没有燃完的金黄色火药拖着长长的尾向他洒来,暗下去的地方又出现另一朵
“新年快乐啊。”苏沐秋盯着窗外,嘴里说着。烟花的颜色点亮了他眼里的黑夜,流动着红的绿的金的烟火颜色。
“新年快乐。”叶修收回目光,勾了勾嘴角笑了。
心下感慨苏沐秋明明有个脏得和他半斤八两的心,却有张无辜又无害的脸,瞳孔亮亮的,倒映着他和沐橙,都是颜值惹得祸。
不过遇到你们真幸运。

14-
开开心心过了年,三个人反正也是没有亲戚要走,给房东阿姨拜了年,三人回来荣耀。
新年新气象,苏沐秋对着他地摊上三块钱一本的笔记本总结,提出了千机伞的概念。
叶修数数仓库了一堆一堆的材料财大气粗地表示你随便浪费。
散人和千机伞的概念都是从苏沐秋和叶修荣耀大半年来积累起来的点子里做出的。
苏沐橙看得出来哥哥是花了大精力的,有时晚上倒水喝都能看到哥哥对着电脑和笔记本疲惫地揉揉太阳穴;和叶修争论设计上的问题的时间也越来越多。苏沐秋做完千机伞的时候自豪地展示给苏沐橙看,用她翻了两天诗词才决定的名字——君莫笑。
让我们三个一起站上荣耀之颠!苏沐秋自豪地那么说。

后来觉醒公告发布的时候叶修忙回头去看苏沐秋,苏沐秋低着头面无表情沉默了好久,最后对着叶修笑了笑。
“不过从头再来罢了。”

15-
可惜那个这么说的人已经没有未来了。

16-
后来叶修只记得跑到路口的时候看到沐橙抱着哥哥的身子哭得仿佛天都塌下来了。
他胸口疼地喘不过气来,脑子嗡嗡作响,只看到苏沐秋漂亮的嘴唇被磕破了皮还要说些什么,一张嘴血就哗啦啦地流。
他没有坚持到救护车来,年轻的枪王手里的豆奶都还带着湿润的温热,却永远也不能站起来,笑着说从头再来。



玩家「苏沐秋」脱队。

17-
——也许当时忙着微笑和哭泣,忙着追逐荣耀里的繁星。
——人理所当然的忘记,是谁风里雨里一直默默守护在原地。
叶修像是瞬间成熟,所有的年少和那个身影被埋葬在2015年的夏天。
叶修偷偷跑回家偷了叶秋的零花钱,出门的时候正面遇上叶秋,叶秋看着哥哥眼皮底下青色的黑眼圈没有拦他。
“混账哥哥,累了就回来。”
叶修头也不回地离开,牵着苏沐橙的手在南山公墓买下了一块小小的方方的土地。
11月的时候,《我的少女时代》上映,到处有人哼着主题曲。
——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
——可我只剩下为你泪流满面的权利。
签完俱乐部有了容身之处的十七八岁的少年忽的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蹲了下去,半晌又站了起来通红着双眼狠吸一口烟。
神枪手秋木苏和斗神一叶之秋本来应该一起站在荣耀之颠,可是还没开始,就没有了未来。

等到很久以后叶修再从抽屉里拿出尘封许久的君莫笑,荣耀之颠?好,不过是就从头再来罢了。

苏沐秋,生于1997年,卒于2015年初夏,从此春风如沐夏萤流云冬雪雾淞都作了念想。

却永远活在叶修的荣耀里。





#伞修##小幸运#

-be注目

-ooc有,头脑一热写了伞修//

-然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成年可以租房子……私设有……

1-
叶修刚刚遇见苏沐秋的时候穿脏兮兮的丝质衬衫抽着劣质的烟扒拉着油腻腻的头发摁键盘,噼里啪啦当初一堆技能做掉屏幕对面的对手后后葉修斜睨边上新来的那个清秀男孩子,十五六岁的神枪手带着少年的秀气,纯黑的瞳孔像是黑曜石,倒映着他的影子。

想哥也是轻狂如神的少年,叶修打包好自己在三下两下就卖掉了的身心,站在网吧门口惆怅。

那时站在荣耀顶端的荣耀教科书还是本婴幼儿读物。

债主一挥手就屁颠屁颠跟着回家做了压债夫人。

2-
苏沐秋带着妹妹住在铁路边的一排小平房里,一张桌子,一张单人床,两把椅子,两台电脑就是这房间里的全部家具。叶大少爷绕着这十来平米的小房子满意地啧啧嘴,一屁股坐在单人床上,被苏沐秋一巴掌拍在脑袋上。
“走开走开,这不是你睡的地方。”
“那我睡哪?”叶修表示对未来的情况感到担忧。
苏沐秋斜睨他,“跟我。”
“哎。”叶修高兴了。
“地板。”
所以说高兴不能太早。

苏沐秋是个代练,把叶修从网吧拎回来的路上他就想好了,叶修这技术,正好是个免费劳动力。安置完叶修,苏沐秋估摸着是沐橙放学的时间,出门接妹妹。
回来的时候叶修正叼着烟拿苏沐秋的电脑噼里啪啦地在帮着做代打的活。
苏沐秋很鄙视地看了一眼叶修爆手速,“会不会练?会不会练?代练靠的是一个效率!爆手速你新手啊?”
叶修:“野图boss!”
苏沐秋当机立断开机上游戏。
“坐标!”
“107,548!”
三个小时前还不是很熟的叶、苏二人,在游戏世界里满世界的追杀下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为今后摸摸小手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这都是一个字啊,孽缘。

3-
那也是苏沐橙和叶修的第一次见面,叶修正和苏沐秋打完野图boss,发觉身旁有人,一扭头发现是个清秀的小女孩。

白净,大眼睛双眼皮长睫毛,看得出有女神胚子,背着包乖乖地坐在床边看着他们。这是苏沐橙。
头发一窝乱草,双眼无神一副颓靡的样子,翘着腿打网游。这是叶修。

噼里啪啦晴空一道巨雷,三人对视无言。

叶修心下一怔,细思恐极,惊恐万分,大惊失色,丧胆销魂。脑内一草原的草泥马奔过:woc苏沐秋你不要脸拐回我那么个大好青年也就算了连幼女都不放过你说你说你说是不是都靠你那张脸!

由此可见叶修曾和黄少天曾站在同一起跑线站上,然而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黄少天在同样猥琐的魏的教导下“健康”地成长了,文州啊你简直就是少天的养x堂儿童成长钙片。^ ^

扯远了。

哥哥说的捡了个人回来就是他啊,沐橙努力让自己笑得乖巧。哥哥喜欢的人,我也喜欢。

毫不含糊地从角落里抽出三包泡面。这是苏沐秋。

4-
晚上的时候苏沐秋真和叶修睡了地板,叶修十岁以后还真没和别人一起睡过了,看看身旁的美人心下有些小激动。
迷迷糊糊正要入睡,感到房顶有些振动,啪啦一下有一块石灰掉到了叶修脸上,吓得叶修一个激灵。
“苏沐秋苏沐橙!房子在震!快跑!”
还在睡眠中的苏沐秋迷迷糊糊地就被推醒。叶修一脸惊恐,“地震了地震了!”
“我们快走!沐橙快起来!”
“什么玩意儿。”看着叶修要去推醒沐橙苏沐秋赶忙拦住他。“哪有地震。”
“……”
“那是边上火车开过。”
“……”
“爷就是喜欢你这一脸蒙逼的样子。”苏沐秋拍拍叶修的小脸翻了个身继续睡。
叶修:卧槽!

所以说每一位大神,都有着涉世未深懵懂纯真的青涩时光。

也叫黑历史。

5-
苏沐秋有次出门带回了三套刷卡器和几张荣耀首版卡,在饭桌上的时候拿出来给叶修苏沐橙看。
“荣耀,玩不玩。”
叶修对此嗤之以鼻,转过就去打dota。
苏沐橙向来是跟着哥哥的,拿着卡刷进注册页面,恩……外貌入录系统就像3d版的换装游戏。
几天后叶修还是去玩了荣耀,因为看到苏沐秋操纵秋木苏干掉了对面玩家的时候,还有闪现出的荣耀二字,不过更重要的原因是苏沐秋打算专代练荣耀,不代打可就没饭吃。
未来的荣耀之神叶修蹲在门口抽了一口烟,惆怅着。有饭吃,还是没饭吃,这是一个问题。
花了不到一个z字抖动操作的时间叶修就决定好了。我的下限,叶修看着门前的污水沟,就像这条污水一样一去不复返了。

6-
叶修起步晚了,开服两天才注册了荣耀,苏沐秋早就已经冲出新手村走向广阔的荣耀世界。叶修还在npc老爷爷那徘徊。
【哎……哎……这位……年轻人……能……帮我去小河……的另一边……找找……我的……孙子吗?】
叶修跨了河,瞅瞅呻吟体的大爷的孙子和河神述说着的凄凄美美的爱情故事。
“人神恋啊这计划生育管不管啊!”叶修说,手下却是不停,啪啪啪啪几个连击把阻碍人x不知道啥品种的河神相恋的boss给打得脑袋开花。

明明就是怕赶不上秋木苏的练级速度急的,真相了的大妹妹沐橙心下感叹,别急啊叶修,以后有你们俩狼狈为奸为虎作伥的时候呢。苏沐橙一边认真读着凄美的爱情故事,一边关注两位哥哥。

7-
那时候荣耀还不火热,苏沐秋手头的工作不多,便捣鼓起荣耀的武器自制系统。

叶修也不忙着练级了,天天四处收集材料,副本刷完抢boss,boss不够就杀人越货。
“阿秋,你圣神之泪够不够?”
“够再做两把却邪的了。”
“抢?”
“坐标!”
“369,456!”
叶修早就蹲好草丛,一拎却邪就杀上去了。
虽然通常是不存在不够的情况的,但是两人还是抢的不亦乐乎。
下限呢!道德呢!苏沐橙心下谴责他们,一边装备上刚交易过来的漂亮头饰,一边就把这个问题丢到了脑后,哥哥和叶修开心就好。

8-
这个拉仇恨就像boss会红血一样,有一条界限。

A公会、B公会和C公会对数次被一叶之秋和秋木苏抢了boss还越货杀人的无下限行为表示了深深的谴责,终于在一个日子里放出狠话约战秋木苏和一叶之秋。

为什么不约竞技场?因为竞技场哪有这地方酷啊。

A公会会长早早准备在了悬崖顶,孤独一人的战士,夕阳的背景,阳光给他的盔甲镀上一层金色的光,红色的披风在风里飒飒作响。

苏沐秋要做饭,于是叶修一个人上了山顶。

“他在干嘛?”苏沐秋搅着鸡蛋凑过头来看屏幕。

“夕阳红?”叶修抽抽嘴角,回道。

A公会会长可不管,看着一叶之秋上到了山顶就开始喊话,叶修带着耳机听,转述过来大概是那么个意思——一叶之秋你欺人太甚!本宝宝是正义的伙伴!本宝宝不管!本宝宝就是要帅到底!

于是叶修就让他biaji一下摔到了悬崖底。

从此该会长金盆洗手退出江湖。

9-
再牛逼的人也会遇到更牛逼的人,再没下限的叶修苏沐秋也会遇到更没下限的魏琛。

索克萨尔是造了什麽孽!两代持有者一个猥琐一个心脏!

秋木苏蹲在草丛里打算拾荒,正移动着噗嗤边上冒出个脑袋。
“拾荒啊?”
“对啊你也是?”
叶修看到有动静就凑过来看,三人隔着屏幕心灵沟通了半秒,苏沐秋果断下令,“我左你右一叶之秋冲中间,数三秒上。”
后来我们把这次草丛里拾荒史上三大高手第一次成功会晤的事件记入荣耀史,并赋予了他们一个新的称号——草丛三基友。
这是正史。
《草丛!激战!三大拾荒高手碰撞出基情的火花!》正文略。
这是电子竞技杂志荣耀区女性向特殊性向专栏。

但是真正的情况是:三人谁也没按苏沐秋说的行动,秋木苏直冲人群漂亮地一波带走,一叶之秋风骚走位带走一堆装备,索克萨尔?拾荒的时候谁管他啊。
拾完了荒拍拍屁股走人,第二天两人照例刷副本抢boss。抢boss碰到蓝溪阁,叶修看着对方公会里有个猥琐的身影熟悉得紧,还正大声对他们喊话。
“秋——木——苏——!一——叶——之——秋——!道德呢!你有本事抢boss!你有本事单挑啊!……”正义凛然的样子让叶修自叹不如甘拜下风,当然只是叶修口头上。
“见到偶像那么激动啊X)”叶修小爆手速回了索克萨尔,还带一叼烟的小表情。一个文字泡漂浮在叶修上空,荣耀的文字泡360°全方位无死角,清晰度爆表。
“大闺女别急啊,过来给哥瞧瞧,是不是昨天晚上唱小曲那个?”苏沐秋两头不误,也是一个文字泡,当众调戏。
叶修看见了嘴角一抽,“阿秋你还吃这口啊?”
“武器不错。”
“可以有。”
但是索克萨尔是谁,念着正义凛然的句子都会被觉得猥琐的毫无下限的人物。
魏琛感慨,以前觉得人生在世哪料高手寂寞,既然有人和他一样不要脸,那垃圾话就像撒欢儿的野马像奔流的江水滔滔不绝,层出不穷,丰富多样。天天在世界频道刷着约战。
苏沐秋干脆贴了小纸条在屏幕上正好遮住世界频道,防止苏沐橙学坏。苏沐秋转头打算给叶修弄,结果叶修愣了两秒眨眨眼。
“干嘛贴啊?噢索克萨尔在刷垃圾话啊?我又不看。”
魏老大这一腔热血一身垃圾话,就像那女子的泪全洒在一江一去不复返的钱塘江里了。

TBC

#江周#

#江周#

*ooc有

=第一次写非枼修中心的=在一个本该狂补作业的晚上=


-1-


———江波涛———

江波涛赶了下午的航班回来,上飞机前正好是轮回训练时候,到下了飞机匆匆招了的士,估摸着正是轮回晚练休息的时候,就在轮回群了发了信息说自己回来了,当时杜明就回了,江波涛笑,又看着2%的电量想了想,摁了1发了短信。


【队长,我回来了】


那个名字似乎就是在等着一样回的很快。


【……恩】


江波涛模拟了一下自家队长的思维,看着1%的电量爆手速又回了一句。


【队长我打车过来快到了不用接我】

然后手机就寿终正寝,闪过了关机动画。


———周泽楷———

看到江波涛的信息正好是轮回晚练休息的时候,杜明叫嚷着江队竟然会提早回来!周泽楷悄悄拿起手机思考着应该怎么发欢迎词,短信音就响了。

江波涛三个楷体字“叮”一下出现在屏幕上。


【队长,我回来了】


周泽楷忽然有些不知所措,手上却已经飞快地回了一句。


【……恩】


杜明正好囔完了抬起头看队长正低着头看手机,脸上依旧面无表情,心下想着不愧是联盟第一人啊不愧是一枪穿云啊着淡定的气质啧啧啧啧。可惜某人不在,不然一定可以看到那张联盟的脸头顶上的小小呆毛抖动了一下,周泽楷沉吟着要不要表示一下自己的情感,毕竟他几乎有点想发那个天天被苏妹子用的小波浪的符号。

后来又想到孙翔在吃饭时说队长就应该像韩队那样而不是像枼修那样老不正经时江波涛赞同的眼神,就此作罢。


-2-


———江波涛———

江波涛看着手机关机动画一晃而过,心下想着以后一定不能买充电两小时通话五分钟的欧屁屁欧

了。想着还有半个多小时就要回到离开好几天的轮回,突然就没了忙碌几天来的睡意,深秋的风已经凉了,从窗口灌进来有些寒意。江波涛关上窗,司机打开音乐很静地没有说话, 空气里弥漫着低沉的男声。


【 Even though the world I'm in

The perfect pitch this way appears 】


他知道自己想轮回了,一同出差的轮回经理还打算在哪儿好好玩几天,他就忍不住赶了最近的一班航班回来。他知道自己善于理解别人,轮回商业的应酬如果非得要队员去,肯定少不了他,在这种交际场合应该轻松得不行,如果不进入轮回就肯定会去当翻译官当外交当公关,他的确在轮回做地如鱼得水,昨天晚上却突然不想和别人有交际,拿起酒杯的时候他会想到周队不能喝酒一喝就醉,有女性来搭话时他就不由自主地想转头去看看周泽楷接收接收自家队长的脑波,他知道自己离不开轮回了,像是过了学习的时间段,只学会了轮回星人脑波的翻译方法。


【 Although alive and without much  

The wishing, well I wished for you

Then I look to see myself within it all】


男声还在唱着,车窗外江波涛看着商业区巨大的屏幕上的荣耀宣传片,放着职业联盟各个职业的精彩打法,有龙抬头,有繁花血景,有一枪穿云打出的漂亮押枪,突然回忆起高中时候的事了,初恋,小小的女孩子在阳光下美得像一朵百合花,有不听话的头发会被风吹得乱转,女孩子抬起头来望他的时候就像小猫的尾巴一样晃来晃去,后来人们叫这个叫呆毛。


【 The strangers weep at pleasures side Oh why do I not see the only one unseen I'm trying can't you see, can't you see

My oceans deep my rivers wide】


就像自家队长一样。


———周泽楷———

周泽楷静静从温暖的轮回训练室走出来,不知道江波涛现在是在哪了,计算着计程车开来的时间,周泽楷还是选择出去看看。轮回大门口只有一根路灯,白色的光,很亮。周泽楷靠在上面,深秋地风吹地轮回的脸有些泛红,他把脸埋进米色的绒毛的围巾里,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没有人的马路看。


【队长我打车过来快到了不用接我】


等得有些无聊,周泽楷又把手机拿出来看,短信的页面总是左边多,右边少,绿绿的一片都是对方发来的信息,周泽楷手指往上移动,把那些短信一条一条地看过去。

【队长,周末有个记者招待会,我放了资料在你桌上你看看。】

【队长,晚餐放在茶水间了记得热热再吃。】

【队长,balabala……】


清一色的队长,他知道江波涛从来不私底下给他取小外号,不像年轻的女训练师叫他无口受,不会像新人营里半大的少年们叫他面瘫队长,他给的备注应该会是“队长”或者“周泽楷”一类的吧,他想。


-3-


———江波涛———


江波涛打算在商业街上下车,给轮回队员们带点夜宵,而且他还没有想好回答为什么提早回轮回。他抱着热气腾腾的小吃走回轮回的时候就远远地看到轮回路灯下的高高瘦瘦的人影。风吹着周泽楷套着的黑色风衣,独自一人,就像刚刚看到的一枪穿云那样,独自奔跑在最适合他的城市里,渲染效果将他的战衣吹得张狂而肆意。


这是轮回的灵魂。


———周泽楷———

周泽楷正在看手机,察觉到有人在看他。他抬头,十米外有个人影站住不动地看他。他没开口,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憋了半天,等人走上前来了,才轻声说了一句。


【欢迎回来。】


-4-


———江波涛———

江波涛没有走上前,只是看着某人的呆毛在空气里晃来晃去,翻译机有时并不万能,队长的私事他总选择尊重地不去了解。周泽楷很快抬起头来,对上他的眼睛,抿唇似乎想欢迎他。他没有开口,只是静静走近,停下,看着强光在联盟的脸上投下眼睫毛的阴影。他本是队长的小棉袄啊队长的人型翻译机队长说不出什么的时候应该由他来表达才对,可他不知为何想等他自己来口。自家队长的眼神一向认真而执着,盯着他走近,他知道队长希望自己像以前那样来解释他,可他就是不想,周泽楷抿了抿唇,在最后还是开口了。


【欢迎回来。】


江波涛笑了,其实从见到他的那刻起他就想笑,抑制不住从心底溢出来的温暖的感觉。

他有了清晰而并不能说出口的答案。


我想你了。


周泽楷。






-5-


M:你好,我是《荣耀周刊》的记者猫君~想采访一下周队可以么?

Z(呆):……

J:队长说 好。


M:好,请问您对轮回这次获得联赛第一有什么看法?

Z(呆):……

J:队长说 很高兴。


M(尼玛你好烦啊江波涛(╯°Д°)╯︵┴┴):好,江队对周队了解甚多啊,请问周队对今后的联赛走向有什么看法?轮回内部会做出调整么?

Z(呆):……

J:balabala……


……(不是段子的省略号)……


M(窝假装收拾东西不经意地问):你们关系好好诶,那么请一句话简述一下你对自己副队的看法?

Z(认真脸):……想上他。

J:队长的意思是……啥!?(╯°Д°)╯︵┴┴

【啪嗒】

【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真糜烂|ω・)】


=乱来的脑洞、其实是周江不是江周么!=

=恩、、最喜欢小周了因为他最好写。=

=小周攻起来一定帅地和窝一样!=


-6-


———江波涛———

这回轮回翻译机又开始啪嗒啪嗒地运作了。

“你的备注是【周泽楷】,队长。”


你不需要备注,因为你的号码是1。





有时我们爱的就只是平淡而温暖的日常、